家乡美的个人空间

信息量515

绿是沂源最美的景色2013-10-24 11:04:15

今天的沂源人是有福的,将来的沂源人更是有福的。
  早在几十万年前,我们沂源人的亘古祖先就慧眼独具,一眼看中了沂源这块四季分明、气候宜人、山河密布、洞穴棋纵、绿树成荫、花果飘香的沃土宝地,在这里安营扎寨,生息繁延,层叠不息,从未断代。到了今天,沂源这块物宝天华、钟灵毓秀、人杰地灵的灵秀之地,更是绿意盎然,生机勃勃,让人乐此不疲、留恋忘返。沂源,这艘绿之航母,像一艘轻快的舢板,让人看到了它光彩夺目、星耀璀璨的无限“绿”之光彩。
  “最适宜人居奖”的美誉,并不仅仅是对今天沂源人辛勤劳作,植绿、护绿的褒奖,更是对与北京猿人同期的沂源猿人祖先的一种追溯、感激和膜拜,也是赋予今天身披绿蓑衣、处处花果山、山绿水美、城新人勤的沂源大地,分量最重、价值最高的一张写意名片。一代又一代勤劳朴实的沂源人在这里不辍劳作,祖祖辈辈耕种着一个“绿”字,把自己的家乡建设得绿如椽、美如画。人在画中走,心随绿色游。绿是沂源大地最美的景色。
  看啊,春天来了,春姑娘给沂源大地带来了粉红的桃花、雪白的梨花和槐花、金黄的榆钱、淡白色的苹果花儿,它们赶着趟儿,一树赛过一树,一枝胜过一枝,从南往北,从东往西,把1636平方公里的沂源大地装点成了花的世界、绿的海洋。鲁村镇有着只在神仙世界里才有的桃花仙岛,西里镇有着风情万种、姿态妖娆、柔情旖旎的万亩桃园,春风一吹,枝叶婆娑,花事繁盛,呼蝶引蜂,游人如织,宏大的阵势、壮观的场面,让那些既雅致可人又清新娇柔的桃花,与天南海北的游人,日日笙歌、夜夜欢唱。燕崖镇的万亩大樱桃,无论是露天的还是大棚里的,都与一个“绿”字有着不解之缘,不论春早春迟,它们都会在每年的三四月份,因为冬暖大棚的存在而把“江北最大的大樱桃批发市场”演绎成商贾云集之地,把一个个红彤彤的“爱情果”洒遍大江南北、祖国各地,把沂源的绿之果与“爱情文化源地”一起,刻入云宵,不论身处世界的哪个角落,只需一抬头,就能看到。于是,五湖四海、天南海北“地球村”的人全都慕名前往,纷至沓来。沂源春之绿,绿无期,坚挺勃发,值得手持巨橼,大书特书。
  如果说春天为沂源绿的话剧拉开了序幕,那秋天就是这幕绿之话剧的最高潮了。忙活了一春一夏的绿色,终于在秋天里有了最丰硕的收成,全县56万人亲手栽植下的漫山遍野的树木,枝条又长长了一节、树干又长粗了一圈,那些挂在枝头的彤彤艳艳的苹果,集“奥运果”、“世博果”、“全运果”等名片于一身,珠光宝气,华贵典雅,如今更因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沂源红”,而红遍大江南北、塞外江南。今天,让我等每一个沂源人引以为豪的是,那些在绿油油的苹果树上长出来的“沂源红”苹果已经论个卖了,让每一个沂源人的腰包鼓了又鼓,让每一个沂源人的腰杆子挺了又挺。沂源人绘就了沂源的绿,沂源的绿成就了沂源人。沂源风景独好,绿浓人舞正当时。
  尝到了甜头的沂源人,不但把绿披满了沂源山野的山山岭岭、沟沟坎坎,还把绿色引进了县城,把县城变成了一片绿的海洋、绿的人潮。“果树进城”、“森林围城”就是其中的大手笔。近年来,沂源县委、县政府把果品生态强县的理念引进了城市建设,一改过去城市灰色风景线的单调呆板,让绿色果品在县城安家落户,通过落实责任人,整个县城16个品种11000多株果树长势喜人,大街小巷、楼前院道,一株株、一棵棵的苹果、梨、桃子、枣、核桃、板栗,把沂源县城变成了一个现代城市与田园风光有机和谐统一的新潮绿城。如今,县城居民不用出城就能欣赏到飘香的花果和原先只在村头才有的绿树。“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已经不只是农村的专利了,现在沂源县城也有了这样的意境。和谐统一,绿色自然。
  沂源县的“森林围城”工程涉及县城附近一万亩的所有河道、荒山和道路。智慧勤劳的沂源人把一棵棵侧柏、黄栌、五角枫、银杏等常绿、彩叶、景观树栽满了县城周边的角角落落,营造出了片片高标准的混交林带,迅速提升了县城绿化美化的档次,打造出了一种层林尽染的视觉效果,配合沂源县城“国家级园林县城”的美誉,沂源县真正变成了名符其实的“齐鲁生态高地”。“生态高地、美丽沂源”,正美梦成真。
  我出生的小山村是个“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绿色僻静之地,山环水绕,树满坡、鸟满枝,一年四季,全是绿色,春天有榆钱、槐花、苹果花、杏花、桃花次第开放,夏天有满树满树的绿色夹杂在村庄里,喜鹊、燕子、黄莺、斑鸠、小麻雀,还有啄木鸟,天天歌唱,时时相伴,这些可爱的鸟儿跟我们人类一样,都喜爱绿色,绿色是它们和我们人类共有的家园。有了绿色就有了家,人鸟共理,人、天、鸟、树,众家合一,妙法天成,浑然一体。
  记得我们村头长有一棵合抱粗的大柳树,树身上长满了一个个大树瘤,弯腰驼背,却不影响它的生长,全村人一直把老柳树当神一样膜拜,烧香磕头,把柳树当成了自己的图腾,把精神寄托给了这一抹深厚的无边绿色。事实上,这样的老树在沂源大地随处可见,有名的有织女仙洞的叶籽银杏、东里唐山寺的母子银杏、南麻荆山寺的合抱银杏,还有神清宫的虎皮松、**元帅当年的拴马槐…….几乎每一个村庄、每个山头都有这样一些以古树为首的树木,群树成林,古树独舞,人秀于林,绿添精神,这些古树每一棵都成了人们心目的神灵。只要有这些树在,沂源大地就会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就会国泰民安、万家祥瑞。
  我的父亲是一个1943年参军、1953年从**战场上回家的老**,当年他偷偷藏起那张转业证,回到家乡的小山村当了一名默默无闻的护林员,从我记事时起就经常听他说起在村林业队的事。家乡的苹果树、桃树、枣树、杨树、槐树、梧桐树、桑树,甚至连那一丛丛的棉槐都留有父亲当年掉在地上摔八瓣的汗珠子,父亲把自己后半辈子的心血全部洒在了村里那些大大小小的树木上。如今,父亲当年种植和保护过的树木,有的合抱粗了,有的早改良换代成了新品种,但不论怎么变,父亲当年每天饭后一句“走啊,去林业队”的召唤一直萦绕在我耳际,久久不绝,回味绵长。老家里有一棵杏树,合抱粗了,却因修路而砍伐,那是父亲的心头肉、嘴里珠。树倒的那一刻,父亲不在现场,他躲在了他的果园里,睡了两天两夜,等他从床上爬起来时,照样给果树剪枝、捉虫、上肥,默不作声,但我们分明看到他心里在滴血。那棵杏树据说是爷爷留下来的,可想而知失去了杏树,父亲心里是什么滋味。
  今天的沂源大地,杏树满山坡,苹果遍山梁,桃树占满地,要什么有什么,别说是一棵杏树,就是十棵八棵,上百棵上万棵,都不在话下。如果父亲在天有灵,看到今天沂源大地的葳蕤绿色、网织状的绿意,会不会流下满腔欣慰泪?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参加全县的植树造林活动。今年,当我再一次走上县城西边东高庄和付家庄之间那段位于盗林秋水库东边的山坡时,那里人工栽植的侧柏和黄栌,正迎着春风向山下公路上飞驰的车辆招手,我的心情无**激动和愉悦。这里的山坡在我小时来抓蝎子时,除了荒草和低矮的灌木,基本不见其他的树种,转眼间,像是在我睡醒了一觉之后,已是绿色满山坡、春意正当浓了。欣喜之余,满载着绿意的风帆鼓满了我的心房,我要乘风东去,与沂源的绿同在,与这眼下的美景同飞。
  沂源的绿啊,你是这片古老而又年轻、鲜润而又肥美的沃土田庄上最美的景色,56万沂源人因了你而有福,我因是沂源人的一分子而有福。谢谢你啊,沂源的绿,谢谢你啊,沂源56万可亲可敬的植绿、护绿人。

作者:begin-->崔建华end-->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留言反馈
个人空间相关信息由系统索引库每60分钟定时更新同步,非实时数据显示